黄帝问曰∶人有重身,喑嘿不能言

子喑言低不出声,少阴络壅不能鸣,清心降火调心肾,分娩经通语自清。

帝曰∶何以知怀子之且生也?岐伯曰∶身有病而无邪脉也。

大全云∶孕妇不语,非病也。间有如此者,不须服药,临产月,但服保生丸、四物汤之类,产下便语得,亦自然之理,非药之功也。医家不说与人,临月则与寻常之药,产后能语,则以为医之功,岂其功也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