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金保肺,治宜滋清以撤余邪

叶左
二年前已经衄血,火升发烧由来日久,阳虚阳浮不喻可以预知。入夏以来体会暑湿热邪,自阳明扰动肝阳,潮热来时于火妄动失眠走泄,积滞腹胀,口渴津烦。前医竟作温热论治,以致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角二米黄雪宝物之类,津液从此以往暴脱,唇灰燥裂舌起白屑,大便泄痢不独有,内热而饮不解渴,脉细如丝,将有喘脱之虞。勉拟壮水之主以制阳光法,然鞭比不上腹矣。附方请高明酌夺。


病经旬余,热伤营阴,暑湿热邪,深切厥阴,内热烦渴,体力疲劳,眩晕昏黑,四支厥逆,时有潮热,肌腠曾有白
,未得宣达,风动痉厥,慎防厥脱之变,脉弦滑数,按之均少神韵。治宜清心涤痰兼平肝宣窍,附方请正。

台参须玫瑰 女贞子 团鱼壳童便炙 炒秫米 大车前 麦冬米炒 东白芍 青蒿童便炙
鲜莲子 霍石斛 左牡蛎 生熟谷芽 半贝丸又
大便已结,内热亦减,精气神渐旺,而腰膂难熬,脘窒少纳,眩晕体疲,此气虚也,脉尚濡小而数,两关近弦,舌边微红,中后白屑已退而微黄,治此前法略为财务成果,附方请政。

台参须刺客三朵同炖冲 纯嫩钩 青蒿菜 竹沥 牛黄清心丸 真滁菊 石决明
真川连八分拌 川郁金 胆星 丹根 朱伏神 野薄荷益元散

子宫粉碎之后.牙痛月余.音低气怯.寐少咽干.面目浮肿.干呛阵作.良由血去过多.一派虚象集矣.古时候的人以流血为之崩中.中者.即脾胃也.前方纯用滋纳固涩.久服不效.何以尚不悟其理耶.盖肝主藏血.脾主摄血.脾失统血之司.血从内渗不已.由于滋之涩之.凝滞络中.所以时或淋漓若净.忽又瘀块如掌大者络绎而下.自觉心神无遵照.肢冷泄汗.经云.阴阳互根.如环无端.阴从下渗.阳从上冒.此中枢纽.能无虑其不续耶.急进归脾法以为中流砥柱之计.


失眠根蒂不除,去秋燥气犯肺,咳而失血,金水因此而亏,连绵内热,肉脱形瘦。脉细数而促。理宜壮水救阴,清金保肺。然舌淡少华,中气薄弱,稠腻之药,不可能多进。症入劳损之途,不能许治。勉拟金匮麦门冬方备质高明。


营血久亏,肝木失养,风阳大动,窜入经络,遍身酸楚。兹当风木司令,阳气弛张,叠次痉厥,厥回而神识昏迷。脉细涩如丝。深有阴阳相决之虞,未可说是日常也。拟护神潜阳法。备请商定。

台参须 左牡蛎 凉血除蒸 生谷芽 车茶草 金扃斛 淡上甲 朱茯神木 生米仁 东白芍
陈青 蒿真川贝 鲜莲子

又次日厥逆已平,喘汗已止,而肺津胃液已被热邪劫耗,潮热未退,大便挟热旁流,左胁痞痛拒按,神疲支倦,不饥不纳,脉虚数近弦,苔黄糙。治宜滋清以撤余邪,还须减重避风,勿使反复,另纸录方请正。

大有中灵草 九制杨桴 新会皮 丹根炭 大有黄 大熟地炭 玉豉炭 元眼肉 归身 白芍
枣仁 用藕肉 湘莲肉 炖汤代水

人参须 云茯苓 桑白皮 甜杏仁 川贝母 麦冬 生甘草 地骨皮 白粳米 枇杷叶

块辰砂 茯神 龙骨 龟甲心 丹皮 秦艽 女贞子 豆衣 炒远志 濂珠 川贝 真金箔

台参须徘徊花三朵同炖冲 东白芍 青桐花菜 车前子 小青皮 连心麦冬 左牡蛎 丹根生谷芽 金扁石斛 淡团鱼壳 纯嫩钩 朱茯神木。

〔又诊〕

用金匮麦门冬汤,发烧稍减,然晚上仍然咳甚。脉细弦数。盖寅卯属木,金病而遇木旺之时,病势胜矣。药既应手,未便更章。

痉厥已定,神情亦清,然心中悸荡,音低气怯。虚损之极,聊为敷治而已。

如舌胎黄糙,遗邪还没清净,参麦滞腻用宜斟量,见症不饥不纳,腻补更宜加意审辨为重。

腾飞血脱解热法.兼清营分.虚火崩决之阵顿止.胸脘乃觉舒和.略思纳谷.可以知道早前谬执黄闭气之误.然肝肾空乏.八脉交虚.最虑腹膨漏带.干呛寒热.此四者崩后极易见之.不可不为防卫.

土精须 生甜根子 茯苓块 淡芩 地骨皮 法地文川贝 桑白皮 沙参 芦橘叶 肺露

黄参须 块辰砂 伏神 牡蛎 龙骨 豆衣四季抛 潼沙苑 女贞子 金器

按∶上方及此方即复脉之变方也。

黄党须 大有 陈驴皮胶 玉札皮 西中灵草制苍术 炒丹根 枣仁 白芍 云苓 元眼肉
湘莲肉

表情稍振,胃亦渐起。然胸口痛如故未定,甚则哕恶欲呕,上午一大早为何,辰巳之交,往来寒热。脉细数,舌红苔黄。依然肝肾脾虚,气难摄纳,自下及上,阴阳无法和协。虽略转坐飞机,不足为恃。

痉厥之后,身发白疹,是病久中虚之极也。反复发热,脉象虚微,阴不足而阳有余。当气阴兼备。

〔又诊〕

沙参须 生沿篱豆衣 桑白皮 蛤黛散 大豆冬 霍石斛 代赭石 法三步跳 生甜草 凉血除蒸茯苓皮神 籼糯糊代水。

台参须 女贞子 牡蛎 小黑豆衣 炒枣仁 朱茯神木龙骨 龟甲心 潼沙苑 炙上甲

崩止18日.神脉皆振.头晕轰热.时仍然有之.必须营阴恢复生机.风阳游行之象.方可全熄耳.

土精 制冬术 陈阿胶 牡蛎 枣仁 黄 西防党参 熟地炭 川贝 白芍 加鲜藕肉


金匮云、心下悸者有水气。未病之先,心下先悸,水饮早就停阻,复因感邪,遂起高烧,邪虽渐解,三焦气伤。导致形色淡白,咳恋不唯有,以致形寒内热。盖肺为相传,有分布阴阳之职,肺气一虚,阴阳之遍及失其常度,是以小便不利。金所以制木也,金病则木无所制,所以气撑不和,得矢气则松,肝藏之气,不可能扶苏条达,有可以看到者。脉象虚弦,舌白少华,苔腻。此伤风激动伏饮,邪去而饮复阻肺,肺气日虚,肝邪日旺,将成虚损之症。冠翁先生不降肺而和胃平肝,隔一隔二之治,所以卓卓人上。无如病久根深,未克奏效。兹勉从经旨心悸不停则三焦受之之意,用异功为主。一叶障目,深恐贻笑于方家耳。尚乞斧便是荷。

内风挟痰,弥漫心窍,神情呆钝。还恐内闭昏痉。

〔又诊〕

太子参须 上海人民广播电视台皮 炙黑草 整砂仁 茯苓皮 川贝白芍 海蛤粉 生熟谷芽

制麻芋果 天竺黄 茯苓个神 胆星 生熟谷芽 枳壳 郁金 钩钩 竹沥 天麻 野菖蒲

肝风渐定.诸症较平.夜寐渐安.惟气色指爪
白不堪.胃气虽醒.脾少健运.知饥不任油腻.

须得屏除烦劳.静养百日.气血充复可期也.


肺感风邪,邪郁肺卫。招致头痛不仅,身热连绵。肺合皮毛,肺邪未泄,所以凛凛畏风。因邪致咳,因咳动络,络损血溢,眼下夜盲数口,血止而咳逆如前。脉细而数,右寸关微浮。此即伤风成劳是也。咳因邪起,因咳成劳兹则去其邪而保其正,明知鞭不如腹,然人事一定要尽。备方就质高明。

不常痉厥,厥则四肢搐搦,人事不知。此肝风挟痰。宜去除风湿益气。

人参须 制于术 甘枸子 炒枣仁 绵黄 炙甘草 陈阿胶 炙陈皮 元眼肉 大黑枣
加建莲

前胡 象贝 鲜银丹草 铃铛花 茯苓个 生熟八秽麻子 青翘 大力子 杏仁泥 桑叶 梨皮
炒黑牡丹皮

羌百枝 煨天麻 钩钩 茯苓块 制南星 四季抛僵蚕 山鞠穷 甘黄花 制羊眼半夏

〔又诊〕

日来焕发力克于前.唇渐转红.眠食颇佳.阳明血液日长矣.


失血之后,久嗽不仅仅,每交节令,辄复见血,面色莲红,时易怒火,然每至天寒,即恶寒足厥。脉形沉细而数,颇具促意,其为血去阴伤,龙雷之火无法藏蛰,阴火逆犯,肺降无权。清肺壮水益阴,固属一定不移之法。然药进百数十剂,未见病退转觉病进。再四切磋一身之中,孤阳虽不能够生,而独阴断不能长,坎中之一点,真阳不化,则阴柔之剂无法化水生津,阴无阳化,则得力甚微。意者唯有辅导虚阳,使之潜伏,为万一侥幸之计。拙见然否。


体质素亏,春升之际,风阳大动,招致蓦地痉厥。甲木不可能减低,胆无决断之权,惊慌善恐,有形之痰,为之鼓动,所以脉弦而滑,舌红而苔黄浊也。拟健胃宁神,潜阳熄肝。

中灵草 炒枣仁 炒米仁 九制杨桴 黄 炒白芍 炙广陈皮 炙黑甘草 陈傅致胶 元眼肉
大乌枣

龟甲心 粉丹皮 玉米冬 傅致胶 泽泻 大生地 萸肉炭 神草 生熟白芍 上徭桂

丹皮 茯苓块神 竺黄 九节石剑菖蒲 盐水炒桑麻柚 远志 山栀 制半夏 淡芩 上濂珠金箔
辰砂

壮水益肾,兼辛温为起始,脉数稍缓,火升之际,足厥转温。但交节仍复见红,龙相之火还没安静。前方出入再望转坐飞机。

渐能安寐,而神气尚觉呆钝,苔黄腻浊,中央霉黑。照旧肝火痰热未清。再解痉熄肝,宁神定志。

脾肾阳衰.早食暮吐.完谷不化.是无火也.并不是火热暴迫之完谷下趋耳.舌质淡而苔白.脉细带.温中以理气分.

中灵草 川苦花 云茯苓个 炙紫菀肉 北五味 牛膝炭 傅致胶珠 肥羊乳 蒲黄炭 牡蛎
太阴元精石 浅黄莲须

制半夏 枳壳 白蒺藜 天竺黄 橘红 远志肉 郁金 陈胆星 滚痰丸

上肉桂 淡吴萸 白茯苓 老苏梗 益智仁 煨肉果 炒白芍 新会皮 戈半夏

〔又诊〕


痰饮多年,加以病损,损而未复,气弱不运,饮食水谷尽化为痰。引致气短肿发,两月方定。今神情痿顿,肉体乏力,吸气则少腹触痛。脉细濡而苔白无华。呼出之气,主心与肺,吸入之气,属肝与肾,一呼一吸,肺肾肖似之道,必有痰阻。诚恐损而不复。

气从上冲,则胃脘拥塞,而痰涌发厥。此厥气挟痰扰胃,不能解决问题过于急躁图功。

水谷入胃.易生痰湿者.多由阳虚土衰.今且肝木来侮.上则嗳腐吐食.下则便泄腹胀.升降皆属格碍.专理中宫之阳为的当也.

川桂枝 炒苏子 制羊眼半夏 浓杜仲 旋复花 生香附云茯苓皮 炒牛膝 杏仁泥 蛤壳
柑仔红 菟丝子

制半夏 川朴 茯苓块 制香附 上白木香 苏梗枳实 郁金 槟榔 竹茹

淡干姜 益智仁 云苓 新会皮 淡吴萸 甜根子炭 炒白芍 姜羊眼半夏 干徘徊花

〔又诊〕


先自经络抽掣,进而失眠盈碗,血从脘下上涨。今血虽渐定,而呛咳气逆。脉象虚弦。肝肾血虚,虚火载血上行,遂至阴不收摄。恐咳不仅而致入损。

镇肝潜阳,痉厥未发,饮食符合规律,并无机械情况。守前法以觇动静。

温暖脾胃.中焦气机已得旋晕.果然阴复迟而阳复速也.

大生地 怀牛膝 杭白芍 川贝母 磁石 青蛤散 丹皮炭 淡秋石 侧柏炭 藕节炭

龟板 白蒺藜 鳖甲 橘红 茯苓神 丹皮 青葙子 牡蛎 半夏 金器

制附子 煨肉果 炒白芍 苡仁 制浓朴 淡吴萸 橘白 建曲 云苓

口疮仍未得定,血散鲜赤,食入胀满,气冲作呛。脉象虚弦。阳虚木火上凌,激损肺胃之络,络损血溢。再降胃凉营明目,参以降气,所谓气降即火降也。

自潜阳镇肝,痉厥似痫,足见痰藉风升,风因火动,火从木生,木燥水亏,火风时起。药既应手,宜再扩大。

〔又诊〕

侧柏炭 代赭石 杭白芍 丹皮炭 栝蒌仁 上广皮 竹茹 藕汁 沉香

生团鱼壳 炙龟板胶 白蒺藜 丹根 生熟甜根子 生牡蛎 黑豆衣 青葙子 金器

反胃已止.当扶脾胃之气.佐以养肝之血.

胃血,血夹水而散。肝血,凝浓外紫内红。心血,细点如针。

痉厥虽经复发,来势已减十八。再潜阳熄肝。

神草条 云苓 新会皮 净归身 生冬术 炙草炭 姜和姑 炒白芍 炒薏苡仁香谷芽停药剂后以香砂六君丸 每朝炒黄米泡汤送下.

炙下甲 生牡蛎 阿胶珠 生团鱼壳 杭白芍磁石 白蒺藜 茯苓块 金器


由高烧而致见红,头痛由此更甚,内热连绵,春间复发肛痈,月事由此停阻,心中烦懊,咳甚咽中微痛。脉细弦而数,舌红心剥。肺肾并损,不能许治。以金水双调法,聊作权宜之计而已。

观念伤脾.郁怒伤肝.夜盲之下.气营大虚.彻夜不寐.神不谦虚.触事惊疑.此乃原发性心脏肿瘤疑虑之症.并不是癫痫类也.脉症合参.脾藏气血大伤.脾为营之源.虽云心主生血.然血不自生.须得性子运液.中焦取汁.变化而成.心虚而不知补脾.绝其生血之源矣.且大便亦溏.胆怯万分.显属不足之症.切勿执定痰火有余也.

海西洋参 白芍 蛤黛散 女贞子 炙生地 伏神川贝母 生山芋 芦橘叶 都气丸


木郁不条达,肝气滞而不疏,腹中不舒,脐下气觉滞坠。胆为肝之外府,主阴阳之开合,肝病则胆经开合之枢纽失灵,所以先厥而后热也。气郁则化火,火凌肺金,近期便秘两口,拟清养之中,参以舒郁。

大生地 炒白芍 炒枣仁 云苓 制冬术 广郁金 元眼肉 麦冬 莲肉 川贝

脉稍柔缓,内热略微减少,淋痛亦轻,胃气稍振。然脑仁疼时轻时重。金水并损,何能遽复。姑踵效方以观其后。

金石斛 生白芍 延胡索 川楝子 干橘叶女贞子 大天冬 郁金 炒枳壳 逍遥丸

〔又诊〕

大生地 生甘草 蛤黛散 川贝母 云茯苓 大天冬 生山药 杭白芍 扁豆 都气丸

脉象细而带弦.微见虚数.肺痈本属血虚下陷.血去阴液亦亏.心中悸惕.惊疑无主.寻源求本之计.宜补立中气为先.倘专清痰火.必有延成重疾者也.

内热发烧降序,胃气渐振,纳食之后,胸脘亦舒,足见冲气逆上,则胸中必致填塞。滋养之剂在所必进。


每至风肿,辄气冲至咽喉,呛咳呕吐,顿即色夺出汗,有欲厥之状。发厥之后,耳鸣头晕,脉尺涩关弦。此厥阳上升太过。拟调气而隐瞒之。

中灵草 制冬术 大豆冬 归身 黄 炙黑草 血余炭 白芍 云苓 枣仁 川空草 加益智果肉
大乌枣

大生地 天冬 白芍 海蛤壳 云茯苓个 傅致胶珠生甘草 玉延 生凉衍豆 川药实 怀牛膝
都气丸

制香附 炒枳壳 磁石 土炒白芍 炒枣仁 朱伏神 左牡蛎 金铃子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皮 炒竹芽

〔又诊〕

伙食渐增,适交节令,咳仍轻减,时带恶心。肺肾并虚,中气亦弱,盖中气下根于肾,自必此响而彼应也。前法参以补气。

复诊
明天又至欲厥,呛咳气冲,呕出涎水方定,其为肝阳逆冲犯胃无疑。风翔则浪涌,此呕吐所由来也。虽药进而其厥仍发,然为势稍轻,未始不为起色。再潜伏其阳,而运化其饮。

日来脉象.颇形起色.元气渐振.故恐惧忧疑之象.已可支持.肝郁日畅.寡有恼怒.诚佳机也.心脾血液未充.尚须怡养为佳.

大生地 傅致胶珠 川贝 中灵草 茯苓个 蛤壳炙乌拉尔甘草 怀牛膝 生藤豆 白芍

制香附 茯苓神 制半夏 上广皮 砂仁末 磁石 龙骨 炒枳壳 左牡蛎

制洋参 云茯神 五味子 川贝 制冬术 左牡蛎 元眼肉 苡仁 枣仁 生甘草

肺肾并调,兼养肝阴,呛咳降序,呕恶未止。药既应手,宜再扩张。

加橘柑饼 野蔷薇露 临卧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白芦橘

奎黄参 生熟乌拉尔甘草 杭白芍 怀牛膝 白茯苓块 蛤黛散 大豆冬 大生地 川药实 款冬花长叶车前 生怀山药


酒性既升且热,醉酒太过,复当君火行令之时,心火肝阳,为之鼓动,致火风热尽内联闭,神昏口噤不语,甚则搐搦发痉。虽痉定而仍昏闭不省,手足扬掷,血崩颧红便闭。脉数弦大。火风热内炽,此厥症也,急险之至。急应利尿降火,兼通络窍。

〔又诊〕

脾肺肾三脏并亏,脾不能运则生痰,肺无法降则呛咳,肾不能够收则气逆,虚损不复,痛泄咽疼诸恙,时轻时重。脉数细急。聊望缓兵耳。

羚羊片 元参 连翘 川贝 石菖蒲 丹皮 磨犀尖 麦冬 生甘草 金汁 上濂珠 上西黄
西血珀

不寐阳升.天性下陷.风阳游行无定.肾志少液.当引阳潜藏之法.

麦冬 生甜根子 小刀豆衣 生山薯 驴皮胶珠 铃铛花白芍 川苦花 木李皮 八仙长寿丸

痉定而阴必伤。用潜阳法。

党参 大熟地 左牡蛎 白芍 黄 制附子 池菊瓣 枣仁 橘白 炙草 川石斛 元眼肉

龟板 石决明 女贞子 大白芍 粉丹皮 方诸水

加鸡子黄


温胆引致开合,形寒已退。而气阴并亏,头痛痰多,左胁肋气觉上逆。脉细,关弦。一派虚损情状,不敢许治也。

厥阳已平。宜和中清养,以图徐复。

〔又诊〕

奎中灵草 制麻芋果 怀牛膝 竹茹 柑儿红 白茯苓块海蛤粉 川药实 金水六君丸

北沙参 炒当归 橘红 茯苓 左牡蛎 白蒺藜 金石斛 法半夏 生谷芽

大便得实.肾液藏而天性运矣.神情渐复.惟或感心事.肝阳犹易扰及包络.亦由心营血气未能丰富耳.

痰渐减弱,咳亦退轻。然稍一行动,仍旧气逆。下虚不摄,难许稳当。

昏迷既平之后,阴分无不亏空。再咸以育阴降热。

党参 元参心 远志炭 炒枣仁 黄 川贝母 大熟地 柏子仁 山药 炙甘草 龙眼肉

大生地 紫蛤壳 破故纸 云茯苓块 牛膝炭 菟丝子 山药 川药实 杞子 紫衣胡桃肉

黑玄参 丹皮 白蒺藜 龟甲心 左牡蛎 茯苓神 橘红 法半夏 大淡菜

〔又诊〕

行带球走违例履有力.眠食亦均匀适中.中气虽复.血虚犹少蛋氨酸.血不养肝.利水通淋郁火.欲达未有达.现值暑令.当于补剂之中.参入清畅之品.秋凉肃降时.可冀无恙.仿许博士法加减.


肝肾阳虚于下,嗜饮肺损于上,虚火上凌,曾吐紫黑浓血。今于秋燥行令,更起呛咳。金水两伤,恐入损途。

睡卧之中,辄发痉厥,腹满气撑脘阻。此肝阳挟痰震惊。拟熄肝和阳。

大生地 中灵草 赤芍 川贝 乌犀尖 云苓 玳瑁 玉延 麦冬 橘白 加囫囵鸡子黄
白水芙蓉露

阿胶珠 白芍 蛤黛散 金石斛 丹皮炭 大生地 川贝母 生山药 女贞子 枇杷叶

陈皮 白芍 石决明 钩钩 制半夏 枳实 茯神 白蒺藜 天麻 炒竹茹

呛咳稍减,脉亦稍缓。药既应手,再为扩大。

新产两朝.瘀不下行.发热神蒙.肢麻汗多.脉芤舌红.热暑外迫.阴气郁冒.血随气逆.时有昏晕.变险可危.急扶产母端坐椅中.敞轩
以湘帘护风.切勿听信妪辈.胶执吃热一见喜汤也.急嘱.急嘱.

海丹参 大生地 川贝母 女贞子 生白山药 阿胶珠大天冬 蛤黛散 白薇 白芍 芦橘叶

细生地 广郁金 怀牛膝 归身 川贝母 白蒺藜 西琥珀 赤芍 丹皮 白薇 鲜藕肉
童便

呛咳已止。再金水并调。

〔又诊〕

防党参 川贝 生山芋 海蛤粉 沙田柚 杨桴白茯苓块 生熟甘草 金水六君丸又膏方
阴分素亏,嗜饮激动阳气,肝肾之血,随火上逆,曾吐紫黑浓血,因而蓦然消瘦。兹于秋燥行令,忽起呛咳,数月不仅。投金水双调,呛咳竟得渐定,其为虚火凌上烁金分明。脉细而数,舌苔黄糙。真阴安能遽复。培育下元,更须爱护,或可舒缓复元耳。

热退神清.气火平降.瘀亦下行.两臂尚麻.少腹
楚.仍从养血通瘀.便是治风先治血之意也.

大生地 奎上党参 真川贝 生牡蛎 麦冬 大熟地黄参 金石斛 杭白芍 生熟甘草甘杞子 茯苓个神 紫蛤壳 女贞子 肥玉竹 浓棉树皮 天冬 生淮山药 金当归炭 冬虫夏草炒萸肉 潼沙苑 建泽泻五味子 粉丹根 牛膝炭 甜杏仁

细生地 净归身 茺蔚子 赤芍 炒山药 白蒺藜 怀牛膝 丹皮 白薇 楂炭 琥珀

涂药如法宽水煎三次,再煎极浓,用真阿胶三两,龟胶二两,鱼鳔胶二两,溶化冲入收膏。每晨服大半汤匙,上午泰山压顶不弯腰小半舀汤的小勺,俱以热水冲挑。

郁火越冒.冲心为厥.厥后心跳不寐.恐慌疑惧.劫肺而为痰血.有的时候形凛轰热.经行如崩.月行二回.夏日而浓衣.稀粥不敢下咽.以脉症参之.非真寒.实由疑虑过深所致也.金先生指为劳损不起之症.窃恐未确.当放胆啖饭.不必避风.以怡畅襟怀.佐以药力.可许向痊者.


伤风夹湿,而致损肺。胸闷持续,痰色稠黄,有的时候见红。兹则痰血日甚,脉数内热,肛门漏管。此气虚挟湿,湿热熏蒸,肺胃之络,为之所损,痿损情形,聊作权宜之计而已。

乌犀尖 小川连 云苓 麦冬 大生地 广郁金 白芍 橘白 枣仁 川贝 加建莲子

赤白苓 海浮石 冬瓜仁 青蛤散 栝蒌霜 建泽泻生米仁 光杏仁 食盐泡水炒冬笋 藕节
青芦管

〔又诊〕

带病经营,阳气内动,肝火凌金。咳甚带红,深远中央。急宜安营以循阳动阴静之道。

病患深信所嘱.肝胆舒心.寒热未作.人咸异之.即俗名猜疑病也.信能坚定.何疑之有.所谓智能剑斩苦闷魔.须药饵外求之者.仍须清畅郁火.补养心脾.方无一再.

北沙参 丹皮炭 川石斛 炙桑皮 琼王膏 炒麦冬 青蛤散 冬瓜子 川贝母

细生地 乌犀尖 小川连 麦冬 生于术 羚羊角 川贝母 枣仁 米仁 红枣

痰红虽减于前,而咽中隐约作痛。咽候虽属肺胃,而少阴之脉系舌本循喉腔,则是淋痛一层,其标在肺,其本在肾也。肾为后天之本,恐非草木之功,所能挽狂澜于既倒也。

〔又诊〕

阿胶珠 青蛤散 北沙参 猪肤 鸡子黄 炙生地 白蜜 白粳米

谷食如常.神情安适.水肿咳血皆止.鼻流腥水如注.此乃郁火从心包而畅于除痰截疟也.养阴佐以清和肺肝.

肝火上炎,咽中碎痛,卧不能够寐。而时令之湿,侵侮脾土,招致似痢不仅仅。急者先治之。

制首乌 元参心 川贝母 白芍 羚羊角 蔓荆子 淮山药 生甘草 薄荷叶

砂仁 生熟米仁 煨木香 生冬术 连皮苓 建泽泻 炒沿篱豆衣 炒莲子

〔又诊〕

心悸虽止.其郁火未净.心天性血未复.诸恙和平.癸水尚易骖前.仍早前法缓慢解决为治.


经云、面肿曰风,足胫肿曰水。先是足肿,其为湿热可以看到。乃久久方退。足肿甫退于下,喉咙痛即起于上,痰色带黄,稠多罕有,未几即见口疮。那时湿热未清,风邪外乘,所以风邪易入难出,为其湿之对垒也。邪湿久滞,咳而损络,络血外溢。迨血去然后,阴分大伤,遂令金水不可能相生咳不得止。兹则声音雌喑,烧伤内热,所吐之痰,黄稠居多。脉细数有急促之意,而右关尚觉弦滑。全数风邪,悉化为火,肾水日亏,肺金日损,胃中之湿热,参杂于中,熏蒸于上。深恐关节炎日甚,才疏者无法胜任也。

细生地 羚羊角 川楝子 左牡蛎 生冬术 川贝母 元参心 大麦冬 云苓 小红枣

光杏仁 冬瓜仁 青蛤散 生薏仁 金丸叶 黑元参 炙桑皮 蝉蜕 茯苓块 青芦管
水炒冬笋

风湿热相合,熏蒸损肺。前方指引湿热下行,缓其熏蒸之炎,即所以救其阴液之亏本。脉症尚属相安姑踵前意,以尽人力。

冬温乍发.月事适行.阴气先虚.邪从内传.一候早先.失于开泄解阳疮热毒.今病交十二十三日.曾服小柴草汤微微得汗.惟邪转充斥肺胃.兼入营分矣.日夜烦躁.神魂飞越.脉涩弦数.舌绛苔浓.痰滞并阻.大便溏泄.深恐痉厥.必多风云变险.

莱阳参 赤白苓 生米仁 青蛤散 鲜竹茹 光杏仁 黑元参 金石斛 冬瓜仁 青芦管
生鸡子黄 芦橘叶

淡豆豉 牛蒡子 丹皮 川贝母 细生地 淡黄芩 楂炭 广郁金 苦桔梗 秦艽 赤苓

湿热化燥伤阴,而致虚火上炎。症属难治,务即就正高明。

北沙参 阿胶珠 大生地 黄参 生山药 光杏公州贝母 茯苓皮 玉茭冬 青蛤散 石蜜白黑米猪肤

病交两候.癸水淋漓未净.色带紫黑.营热炽甚.通宵不寐.寅猴时肝风内动.指痉发厥.目窜痰涌.遍体汗泄而定.顷诊右脉洪数.舌苔根浓.色转紫水晶色.大便连泄.自觉热销投注.温邪欲陷.昏闭可虑.但营分渗泄于下.肺邪壅遏于上.断不能够执煞热入血室之古法也.

细生地 淡黄芩 丹皮 薄荷 小川连 广郁金 赤芍 生甘草 天花粉 生麦芽 白茆根


嗜饮伤肺。反复见红,肠痈不仅仅。脉数微促。金水并亏,症入损门,虽可苟安于近些日子,难免衰颓于其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