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0034com:经张仲景论广的《汤液经》未在民间流传

吾师虽承家学,不以医名,亦不轻出此书以三示人,余得之受业者,殆有天焉。余宿好方术,得针灸之学于永川邓师宪章公,后随侍先严游宦岭南,与吾师同寅,朝夕相过从,见余手执宋本伤寒论,笑问曰:“亦嗜此乎?”时余年仅弱冠,答曰:“非敢云嗜,尚未得其要领,正寻绎耳。”师曰:“子既好学,复知针灸,可以读伤寒论矣,吾有世传抄本伤寒杂病论十六卷,向不示人,得人不传,恐成坠绪。”遂历言此书颠末,及吾师家世滔滔不倦。先严促余曰:“速下拜。”于是即席拜之,得师事焉。

1800多年前,医圣张仲景撰《伤寒杂病论》,当时只有简牍传抄,图书流传十分局限,加之战火兵燹,《伤寒杂病论》一度散失。此后,该书一支经西晋王叔和重新编撰,通过官方流传,如宋本《伤寒论》、《金匮要略》、《金匮玉函经》,以及由日本回流我国的《康平本伤寒论》、《康治本伤寒论》等;一支散落于民间,如《唐本伤寒论》、民国时期现世的《湘古本伤寒杂病论》、《涪古本伤寒杂病论》;一支由仲景后人保存,如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

试从《脉经》推论“伤寒杂病”汉人医著, 多有亡佚, 《伤寒杂病论》得以流传至
后, 自与魏晋王叔和整理张仲景遗著相关。 王叔和, 名熙,
汉末至西晋期间高平人, 甘伯宗《名医录》谓其 “性度沈静, 通经史,
穷研方脉, 精意诊切, 洞识摄养 之道” [1] ; 《太平御览》
卷722方术部之三引高湛《养生 论》中称王叔和: “性沈静, 好著述,
考核遗文, 采摭 群论, 撰成 《脉经》十卷, 编次 《张仲景方论》 , 编为
三十六卷, 大行于世” [2] 。 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 中 考证王叔和经历,
认为王叔和与王仲宣同族, 又与张 仲景弟子卫汛交游, 当亲见张仲景。
成无己言: “张仲 景之书, 逮今千年, 而显用于世者, 王叔和之力也” [3]
。 徐灵胎说: “苟无叔和, 安有此书” [4] 。 这些记载充分
说明了王叔和的学识及功绩。 史书对 《脉经》 的记载, 如下所述 [5] :
《隋书·经籍志》云: “脉经十卷。 王叔和撰” 。 《旧唐书·经籍志》云:
“张仲景药方十五卷, 王 叔和” 。《新唐书·艺文志》云: “王叔和张仲景药方
十五卷; 又张仲景伤寒卒病论十卷” 。 《宋史·艺文志》云:
“王叔和《脉诀(一 作“经” )》一卷” “张仲景《伤寒论》十卷” “五藏论一卷”
“王叔和脉经十卷” , “金匮要略方 三卷, 张仲景撰王叔和集” ,
“金匮玉函八卷, 王叔 和集” 。王叔和整理张仲景书的情况, 据唐代以后其他
志书所录, 或说王叔和 “编” , 或说“撰次” ( 《郡斋读书后志》 ) , 或说
“述” ( 《世善堂 藏书目录》 ) , 或说 “验” ( 《汲古阁毛氏藏书目录》 )
, 讲法可谓不一。明代方有执作《伤寒论条辨》 , “是书也, 仲景
之作于建安, 汉年号也; 出自叔和之撰述, 晋太医令 也。相去虽不甚远,
盖已两朝相隔矣。 是仲景之全 书, 非仲景之全书, 诚不可晓也” [6] 。
清代喻嘉言 《尚 论篇》 : “后汉张仲景, 著《卒病伤寒论》十六卷……
至晋代不过两朝两隔, 其《卒病论》六卷, 已不可复 睹……太医令王叔和,
附以己意, 编集成书” [7] 。 清 代陈修园 《伤寒论浅注》 :
“要知平脉辨脉、 伤寒例、 诸可与不可等篇为王叔和所增。 辨痉、 湿、
暍脉证一 篇, 王叔和从 《金匮》采入 ” [8] 。 从上可知,
王叔和整理《张仲景药方》 《金匮要 略方》
《金匮玉函》等多种张仲景著作确是事实, 但
书里所录王叔和的题名却不大一致。《脉经》中的“伤寒”王叔和深谙张仲景之学,
可从 《脉经》 对《伤寒 杂病论》撰次的精核上表现出来, 此曾受到了皇甫谧
的推崇。 《针灸甲乙经》序中提到: “近代太医令王 叔和,
撰次仲景选论甚精, 指事施用” [9] 。 宋臣林亿
等在校正刊行《伤寒论》的序文时亦言: “自仲景于 今八百余年,
惟王叔和能学之, 期间如葛洪、 陶景、 胡洽、 徐之才、 孙思邈辈,
非不才也” [10]11 。 这些议论 颇具说服力。
《脉经》全书虽兼收《黄帝内经》 《难 经》 《伤寒论》
《金匮要略》等书内容, 但对伤寒却只 取仲景伤寒,
很明显反映出在伤寒上王叔和纯宗张 仲景, 属仲景伤寒之 “嫡派” 。
中医学界过去研究或 注解《伤寒论》多株守 “成本” , 或只以 “宋本” 为满
足, 但若能深入探析《脉经》卷七则对仲景伤寒则会 有全面认识。《脉经》
中辑录的 “伤寒” 相关内容可看作有关 《伤寒论》内容之选论重编,
主要是伤寒证治的 “可 不可” 与预后判断等方面, 尚无六经病证的归纳。 所
有条文均编在 “病可与不可” 条下, 如桂枝汤、 麻黄 汤等归于 “病可发汗证”
中, 承气汤、 大柴胡汤等归于 “病可下证” 中。 《伤寒论》 中凡言不可汗、
不可下的 条文分别归于 “病不可发汗证” “病不可下证” 中,
总之不按六经分篇。 《脉经》遗漏了今本《伤寒论》 六经提纲,
如“太阳之为病, 脉浮、头项强痛而恶 寒” , “阳明之为病, 胃家实也” ,
此可看出王叔和收 录张仲景著作立意重在 “考核以求验” , 重视的是治
法鉴别, 不用六经概念和六经辨证。《脉经》卷七, 论述发汗、 吐、
下等的各种治疗法 适合和禁忌 的称为 “可与不可” 形式的 《伤寒论》 。
“可与不可” 形式的 《伤寒论》 在 《脉经》 和《千金要方》等书中引用, 比
《千金翼方》 《太平圣 惠方》卷八、 卷九的三阴三阳形式的 《伤寒论》
更早。 但是, 宋代以后, 《伤寒论》研究只着力于三阴三阳 篇,
可不可篇几乎无暇顾及了 。 由此可对以下问题作 进一步思考:
王叔和时有无六经? 为什么至唐代《千 金翼方》中以六经称?
张仲景论伤寒主要是治法的 “可与不可” ? 六经比 “可与不可” 更加重要?
有了六 经证治, 为何 “可与不可” 退居其次? 对照现行《伤寒 论》 ,
是否可以说王叔和编次以后的变动亦大? 今本 《伤寒论》 中 “可与不可”
诸篇, 开首有小序 谓: “夫以为疾病至急, 仓卒寻按, 要者难得, 故重集
诸可与不可方治, 比之三阴三阳中, 此易见也” [10]107
。按王叔和《脉经》第七卷所录《伤寒论》 之内容, 就 是这种形式,
故亦有疑为后人将王叔和这部分重集 内容, 编入 《伤寒论》 ,
附于书后之说。 《脉经》本 “伤寒” 的重大意义, 在于它去古未 远,
后世可执此校正今本《伤寒杂病论》之脱误。 如今本 《伤寒论》 “真武汤” ,
《脉经》作 “玄武汤” , 《伤寒论》 中多数 “鞕” 字, 如 “心下痞鞕”
“大便鞕” 等, 《脉经》均作 “坚” 。 前者因《伤寒论》避宋始祖 赵玄朗讳,
后者因避隋文帝杨坚讳, 而《脉经》本保 存了原著文字,
义当为胜。《脉经》中的“杂病”《脉经》卷八几乎网罗 《金匮要略》各篇全部条
文, 收载 《金匮要略》各篇的理论部分。 《脉经》收载 之外的条文,
常可见于 《外台秘要方》 《千金要方》 等。 即现传 《金匮要略》
的构成可能是以 《脉经》 卷八为基 础框架, 《金匮要略》
是有关杂病的节略本。 《金匮要略》卷上、 卷中的构成和《脉经》卷八 比较,
笔者发现各篇的排列虽有所不同, 但 《脉经》 卷八和今本《金匮要略》酷似。
但与目前《金匮要 略》的篇章内容相对照, 没有首篇, 更加靠近于《伤 寒论》
, 能更加方便看到伤寒杂病的原貌。 目前《金
匮要略》的篇章结构更有体系化, 而 《脉经》 更加朴 实,
相对粗糙。《脉经》卷九为仲景妇人病内容, 包含《金匮要
略》中《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第二十》 《妇人产后病 脉证治第二十一》
《妇人杂病脉证治第二十二》 , 不过其记载却比 《金匮要略》 更显详尽。
若将《脉经》卷八、 卷九合看, 则大约相当今本 《金匮要略》中80%的内容。
但与《金匮要略》内容 比较, 《脉经》记载略有不同。 譬如, 《脉经》卷八
开首只提辨尸厥, 并无脏腑经络先后病。 《脉经》中 “五脏积聚” ,
《金匮要略》中却为 “五脏风寒积聚 病” , 增添了五脏中风、 中寒。
《金匮要略》中的肝 着、 脾约、 肾著等内容则收入在《脉经》卷六脏腑病
证中, 二者文字多寡几乎一致。 另外, 《金匮要略》 中 的许多方剂,
或有方有证原文在《脉经》中竟无记 载。 如 “血痹虚劳病”
《脉经》仅载方二首, 即黄芪桂 枝五物汤、 桂枝加龙骨牡蛎汤,
其余各方《脉经》均 无所载。 胸痹心痛病《脉经》仅出栝蒌薤白白酒汤。
腹满、 黄疸、 淡饮、 呕吐、 下利等病证《脉经》缺方甚 多。 如此,
《脉经》与《金匮要略》 相较, 很明显是论 多方少,
是否王叔和将方和论进行了分离? 考《旧唐 志》和《新唐志》 , 均录有
“张仲景药方十五卷” , 且 注明王叔和撰, 或许说明当时杂病与方药可能另有
所编。小结王叔和所著《脉经》十卷, 现存世, 国内外均享 盛誉。 《脉经》
自序言撰著《脉经》的参考依据: “今 撰集歧伯以来逮于华佗经论要诀,
合为十卷。 百病根 源, 各以类例相从, 声色证候, 靡不该备, 其王阮傅戴
吴葛吕张所传异同, 咸悉载录” [11]15 。 自序中 “张” , 即 张仲景,
其书有1/3的内容收录了 《伤寒杂病论》 中大 部分文字,
所以今人一般把《脉经》 当作《伤寒杂病 论》现存最早的一种传本。
《脉经》中所收载伤寒和 杂病的各卷内容符合张仲景著作的 “撰次” 。 有关张
仲景书( 《伤寒论》 《金匮要略》 ) 的成书与《脉经》 卷七、 卷八、
卷九密切关联。①《脉经》卷七和《宋版伤寒论》 “可与不可”
篇或其他《伤寒论》原文 “可与不可” 篇由同样条文 构成。 现传本
《脉经》卷七只记载了条文的处方名。 ②《脉经》卷八由 《金匮要略》卷上、
卷中各篇 的病态条文和一部分处方条文构成。 《金匮
要略》的《脉经》以外的条文及处方内容多来自于 《外台秘要方》
《千金要方》等条文。③《脉经》卷九和《金匮要略》卷下妇人病部分
条文相同。从 《脉经》卷七、 卷八、 卷九记载来看, 其内容
恰好包括仲景伤寒“可与不可” 、杂病、 妇人病三 方面,
此与林亿《金匮要略方论》序中所述王洙发
现《金匮玉函要略方》的结构接近一致: “上则辨伤 寒, 中则论杂病,
下则载其方, 并疗妇人” [12] 。 即《脉 经》
可能展示了张仲景原书的结构与框架。 提示 《脉 经》应为《伤寒杂病论》 (
《伤寒》 《金匮要略》 )的 原型之一。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了解,
从保留《伤寒杂病 论》内容的完整性及准确性而言, 《脉经》的地位极
其重要。 但现存《脉经》 本, 同样是经过北宋林亿等 的校订后本,
史载林亿等 “考以 《素问》 《九墟》 《灵 枢》 《太素》 《难经》 《甲乙》
, 仲景之书并《千金方》 及 《翼说》 ” , “除去重复, 补其脱漏,
其篇第亦颇为 改易, 使以类相从” [11]说明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0034com:经张仲景论广的《汤液经》未在民间流传。20 。 故今本《脉经》 亦非王叔和
原编之旧。 但晋以前古代医籍之有关内容, 却赖《脉 经》略存梗概,
张仲景著作内容亦不例外, 故应当肯 定 《脉经》是现代研究 《伤寒杂病论》
的重要参考。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杨文喆 张再良

《温病条辨》首方为桂枝汤,且桂枝用量倍于芍药,故颇受后人非议,认为目无法纪,自乱其例。其实桂枝汤在此不但用之得当,亦证明吴鞠通精究《伤寒论》始著《温病条辨》,而温病乃《伤寒论》之阳明病也。

中医大道至深,余誓志不懈学习,所获良多,时感认识了中医;但又常遇困惑,时感对中医真知者甚少。单“伤寒”二字的疑惑就久而未解。笔者通过反复临床,反复研读胡希恕先生遗著,窥其指明《伤寒论》是独特的、不同于《内经》的医学体系,方渐有所悟,方知其困惑是因不明中医存两个医学体系所致。今就伤寒二字进行肤浅探讨。
《伤寒论》非因伤寒流行而写
流传的所谓《伤寒论》自序有:“余宗族素多,向馀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但越来越多的考证资料说明这并非仲景所写。
此序千余年来起了两大误导作用,一是误导《伤寒论》是据《内经》而写成;二是因东汉建安伤寒流行,激发张仲景起意才发奋写成《伤寒论》。历代不少人质疑该序有问题,近代杨绍伊考证序中“撰用《素问》……”以下23字是王叔和加入。
胡希恕先生集前贤之考证并结合对《伤寒论》内容的研究明确提出:“仲景书本与《内经》无关!”经方医学来自于历代的方证积累,在汉代前并已成书,《汉书·艺文志》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张仲景只是加以论广,并非是因伤寒流行才突然起意一个人写成了《伤寒论》。
再者,如仔细读《伤寒论》,398条中有97条冠首伤寒,其概念、定义是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疼、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其实质是太阳表实证,无一例说是死证。而序却称“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居其七”,序与书中内容明显相抵牾,很显然写序与写书者不是一人!
许多考证资料已说明,经方的起源和发展并非始于东汉,“汤液本方技之学,经络脏腑为针灸家言”已成共识。因此,晋·皇甫谧《甲乙经·序》:“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汉张仲景论广汤液为十数卷,用之多验。”林亿在宋刻《伤寒论》序也有“是仲景本伊尹之法,伊尹本神农之经”的记载,即《伤寒论》属经方医学体系,是不同于《内经》的医学体系。
通过文献及考古考证,经方起源于上古神农时代,起始即用八纲认识疾病和药物,即有什么样的证,用什么药治疗有效,积累了疾病的证药对应经验,即单方方证经验,其代表著作为《神农本草经》。
此后,方证经验代代相传,但疾病复杂多变,古人渐渐发现,有的病只用一味单方药治疗不力,渐渐摸索了两味、三味……复方药治疗,这就积累了复方方证经验,其代表著作为《汤液经法》,该书相传是商代伊尹所著,考无确据。但从传承来讲,其与《神农本草经》一样,上继神农,下承夏商,复方方证经验积成于这个时代,其文字记载成书完善于汉代,因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值得注意的是,《汉书·艺文志》记载的经方所用理论仍是八纲。
历经几代、几十代单复方证经验的积累,促进了对理论的认识和发展。据《汉书·艺文志》的记载,经方发展至汉代主要理论是用八纲,病位只有表和里,而经张仲景论广的《汤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即病位增加了半表半里,因而使八纲辨证发展为六经辨证。须要说明的是,经张仲景论广的《汤液经》未在民间流传,至西晋王叔和整理部分内容,改名为《伤寒论》又称《伤寒杂病论》。
简言之,经方起源于上古神农时代用方证治病的经验总结,其基础理论是八纲,即以八纲辨证,以八纲认药,求得方药对应而治愈疾病,其代表著作是《神农本草经》、《汤液经法》、《伤寒论》。这里是说,《伤寒论》著成是经方历代用方证治病的经验总结,并非流传的《伤寒论》自序所称:是因建安时期的“伤寒”流行。
《伤寒论》书名之惑
前已说明,经方是历代用方证治病的经验总结,不是专论治伤寒者,起名《伤寒论》有悖经方常理。
张仲景在世时无《伤寒论》书名
考《汉书·艺文志》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而无《伤寒论》书名,后汉书亦无《伤寒论》记载,是说汉代尚未见《伤寒论》书名。一些考证资料更证实,张仲景在世时未曾用《伤寒论》名书,如皇甫谧出生时张仲景尚在世,可以说是对张仲景最知情者,其在《甲乙经·序》云:“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汉张仲景论广汤液为十数卷,用之多验”。称其书为“论广汤液”,中国古代无现代专以标明书名的符号,只能从字词涵义来分析判定,“论广汤液”或许即其书名。清·姚振宗在《汉书·艺文志条理》记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下云:“按后汉张机仲景取是书论次为十数卷。”又在“张仲景方十五卷”下注:“按王应麟《汉书·艺文志考证》引皇甫谧曰:仲景论广《伊尹汤液》为十数卷,按汉志经方家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仲景论定者,盖即是书。”对此,民国时期杨绍伊有较详论述:“据士安言,则仲景前尚有任圣创作之《汤液经》。仲景书本为广汤液论,乃就《汤液经》而论广之者。《汤液经》初无十数卷,仲景广之为十数卷,故云《论广汤液》为十数卷,非全十数卷尽出其手也。兹再即士安语而详之,夫仲景书,既称为《论广汤液》,是其所作,必为本平生经验,就任圣原经,依其篇节,广其未尽;据其义法,著其变通。所论广者,必即以之附于伊经各条之后。必非自为统纪,别立科门,而各自成书。以各自为书,非惟不得云‘广’,且亦难见则柯,势又必将全经义法,重为敷说。而仲景书中,从未见称引一语,知是就《汤液经》而广附之者”。这里的记载,是说张仲景写书并不是从无到有,而是在《汤液经法》的基础上整理补充,同时说明了所写之书未称《伤寒论》,而称《论广汤液》。
杨绍伊《考次伊尹汤液经序》中谓:“叔和撰次惟据《胎胪药录》、《平脉辨证》二书,广论原本殆未之见,”不但证实了王叔和一生曾三次整理仲景著作,但未见张仲景原著,更证实张仲景未曾用《伤寒论》名。叔和所以未得见广论原本者,其故孙思邈已言之,《千金方》云:“江南诸师秘仲景要方不传,此语即道明所以未得见之故。夫以生于西晋之王叔和,去建安之年未久,且犹未得见原书,足征仲景广论遭此一秘,始终未传于世而遂亡,幸有《胎胪药录》纪其梗概,此孤危欲绝之《汤液经》论赖之以弗坠,此其功自不在高堂生、伏生下。据其篇中载有广论之文,知为出自仲景亲授,名《胎胪药录》者,胎,始也;胪,传也,意殆谓为广论始传之书也。”由此可知,王叔和三撰仲景书时,只见到仲景的《胎胪药录》,而未见《论广汤液》,更未见《伤寒论》书名。

余闻吾师张绍祖先生之言曰:“吾家伤寒一书,相传共有一十三稿,每成一稿,传抄殆遍城邑,兹所存者为第十二稿,余者或为族人所秘,或付劫灰,不外是矣;叔和所得相传为第七次稿,与吾所脏者较,其间阙如固多,编次亦不相类,或为叔和所篡乱,或疑为宋人所增删,聚讼纷如,各执其说;然考晋时尚无刊本,犹是传抄,唐末宋初始易传抄为刊刻,遂称易简,以此言之,则坊间所刊者,不但非汉时之原稿,恐亦非叔和之原稿也。”余聆训之下,始亦疑之,及读至伤寒例一卷,见其于可汗不可汗,可吐不可吐,可下不可下法,尽载其中,于六经已具之条为并不重引,法律谨严,始知坊间所刻之辨可汗不可汗,可吐不可吐,可下不可下,以及发汗
吐下后各卷,盖后人以读书之法,错杂其间,而未计及编书之法固不如是也,不然孔氏之徒,问仁者众,问政者繁,何不各类其类,而惮烦若此耶!吾师讳学正,自言为仲氏四十六世孙,自晋以后迁徙不一,其高祖复初公,自岭南复迁原籍,寄居光州,遂聚族焉。

白本不仅结构严谨、说理明细,经文排列井然有序,而且订正诸本脱讹之处不遑枚举;不仅使伤寒、杂病合壁连珠,而且使伤寒、温病得到完美的统一。其中有论治温病之文计二卷七篇,详细论述了温病的发病机理、分类证治,奠定了三焦辨证的雏型,出现了卫气营血理论的萌芽,并且将脏腑辨证运用于温病的脉因证治之中,为重新认识《伤寒》详于寒而略于温之说提供了确切的注脚。

仲景示人以规矩,阳明病虽发,外有风寒禁锢,据其表实表虚,或以桂枝汤解之,或以麻黄汤发之,而后或清之或下之。吴鞠通只立桂枝汤以解之,银翘散以清之,未及麻黄汤、承气汤,则知其去仲景亦霄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