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络系统并不是人体的特殊结构或系统,患者出现循经感传后

图片 1

(1)循经感传现象

经络与肌肉

本世纪50年代伊始,经络传感现象的重新发现,激起各国科学家的极大兴趣。此后不久,我国医务工作者根据经络学说,首创针刺麻醉术,震惊世界医坛。针灸疗法很快便风靡全球,经络研究空前活跃,新学说、新观点层出不穷。

图片 1

C神经是人体传导速度最慢的神经,且在病理上的速度比生理上的速度更慢,使得它的速度与循经感传速度在同一数量级。这样,经络与神经相关联的假说中,神经传导速度与循经感传速度不一致的难题迎刃而解。C神经有机械性、痒、温度性、轻触觉、化学性等类型感受器,分别感受相应的刺激信号,转化成电信号,通过一级、二级、三级C神经元,传达到大脑感觉皮层,从而产生相应的感觉。C神经传导慢痛,即酸、麻、胀、痛,与针灸得气的感觉是吻合的;C神经传导温度感觉信号与烧山火、透天凉的感觉是吻合的;C神经传导轻触觉信号,与疼痛喜按的舒服感觉是吻合的;C神经传导痒感觉的信号,与过敏的痒感是吻合的。从C神经纤维绝缘性差(没有髓鞘)以及呈雷马克束排列的解剖特征,推导出跨轴突电传导的存在。这使针刺一个穴位时产生的电信号有可能通过跨轴突传导到两个以上的C神经通路,从而激活它们各自到达的大脑皮层,形成身体两个以上部位得气的感觉。如果这些信号到达大脑皮层有时间差,就形成得气从一个部位传导到其他部位的感觉。这就是循经感传。

有些人认为经络活动就是植物神经的活动;有的人认为经络在人体的脑中;还有些人认为经络就是人体的综合发生系统,它综合人体的肌肉、内脏、血管、神经、骨骼等来维持人体的生命活动。

循经感传现象指的是患者在接受针灸、按摩等治疗时,会出现麻、胀、流水感等异样感觉,而且这些感觉是沿着经脉扩散的。经专家研究发现,循经感传出现的频率没有地区、民族、性别差异,却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的。一般说来,年龄越小,出现循经感传的几率越高。循经感传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患者出现异样感觉的路线同古代中医学所阐述的经脉路线一致;传导的方向是双向的;刺激不同,产生的感觉也不相同,例如,若使用指压刺激,则会产生针刺感觉,若用针刺刺激,则会产生冷、热、麻、胀等异样感觉;传感具有趋病性,例如肝病患者,经过针灸后,不同线路的传感都会趋向肝;传感速度较慢;传感具有可阻性;传感可以回流。

有人在实验中发现,用普鲁卡因封闭神经干或穴位阻断神经传导后,针感传导径路仍然畅通无阻;如果机械压迫针感传导径路,就会阻断针感的传导,或改变其传导方向。据此,他们设想,经络可能是人体中的一种特殊索状或管道系统结构。1977年,新西兰大学学者托马斯根据对青蜻的观察提出,经络是机体中一种新的网状管道结构,它既非神经、又非血管,而是与神经、血管、淋巴管和结缔组织以及一些感受器密切相关的“自身原位丛”。四年后,他还一步指出,“自身原位丛”是人体生物进化过程中留下的残迹。针刺原位丛,局部会产生内啡素、血管活性物质等化学物质。他预言,人类有朝一日能够应用内啡素抗体免疫荧光技术,直接看到人体经络。高等动物乃至人类是否存在“自身原位丛”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态学的证明。

经络学说是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贯穿中医学的生理、病理、诊断和治疗各方面,涉及针炎、推拿、气功诸领城。早在二千多年前,我国古代医书就有关于经络系统的详细记载,说它“内居于府藏、外络于肢节”,把它看作运行气血的通道,维系体表之间、内脏之间以及体表与内脏之间的枢纽。然而,经络究竟是人体的什么结构呢?它的本质是什么呢?千百年来,历代医家对此穷究细考,提出不少见解。遗憾的是,他们大都囿于《内经》的框框、没有作出令人满意的回答。

根据五体机械性C神经敏化在触诊时表现出压痛的原理,利用五体的解剖特征,通过触诊将病变的五体层次鉴别出来,然后在针刺或手法治疗时针对病变的层次进行治疗。这就是五体触诊。传统的经络辨证并没有突出触诊的重要性。《痛症经络逆向刺激疗法》发展、阐述了五体鉴别触诊,将触诊补充到经络辨证中,使经络辨证得以完善,使五体刺法更加完整、更加精确。

(2)经络与神经系统的关系

经络活动的电变化

国内外学者有关经络实质的种种观点,从不同角度反映经络实质某一侧面。多种学说的共存,把经络研究推向更高层次。可以期望,不久将来,经络之谜定能揭开。

我国学者孟昭威将经络传感速度与神经、内分泌调节机体的反应速度比较分析,提出第三平衡学说。他认为,神经纤维的传导速度约每秒1至100米,调节机体快速平衡和内脏活动的平衡;内分泌的调节速度以分计算,担负全身慢平衡;而经络的传感速度介于两者之间,是协调体表与内脏之间的未知系统,它与现代生理学中已知的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协作,共同完成全身平衡调节的功能。孟氏第三平衡说从新的角度探索经络本质,它虽然有一定的生理根据,但与托马斯特殊结构论一样,缺乏形态的研究基础,至今未得到公认。

C神经敏化